花好月园- 第189章 难得有情人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10-14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行动结束,十月集团消失,城市恢复宁静。在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,人人都在睡着,为迎接天明后的生活,象每一个普通的夜晚一样。

  肖石停好车,走进自家破败的楼道,脚步很沉重,心头更不轻松。

  “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”大浪淘沙,任何不合时宜的东西都会在俗世的洪流中被荡涤,这个他懂。只是,青山真的遮不住吗?他不信,至少怀疑。

  历史分两种,一种是用笔写的,写在纸上,供人们瞻仰;另一种是用血写的,写在风中,过而不留。纸上的历史让人拍案叫绝,被称为真理;风中的历史只在心中,没有名字,随时光慢慢抿灭。

  肖石开锁、进门,很轻,他不想扰乱妻子的梦。屋内很黑,杨洛抱被坐在床上,瞪着一双不安地眼睛。

  “怎么还没睡?”

  “等你。”

  寻常的两个字,寻常的行为,肖石心头却很暖,原来有人为自己守候生活会不一样。这一刻,他告诉自己,要一辈子珍惜这个女孩儿,对她好。

  肖石无言地除下衣裤,上床将女孩儿拥在怀里,然后拉过被子。“以后老公不让你等了,就跟你好好过日子。”

  “嗯。”杨洛把头抵在爱人胸口,眼睛很热。

  夫妻两人睡了,这样深的夜,寻常夫妻都会睡。或许是夜里睡得太晚,两人起得很迟,好在是周六,不用上班。窗外透进的朝阳比较美,肖石抱着女孩儿香喷喷的肉体,小夫妻在被窝里亲嘴,笑嘻嘻的。

  门外传来敲门声。两人诧异对望,这个时候会是谁呢?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肖石起身套了件衣服。

  肖石家的老门没有门镜,他隔着门问了一声:“谁?”

  “是我。”门外传来萧远山的声音。

  “萧局!”肖石连忙把门打开,“局长。您怎么来了?”

  “路过,上来看看。”

  “快请进。”

  肖石把萧远山让到门厅坐下,自己进去穿衣服。很快,小夫妻出门,萧远山也站起身。肖石道:“小洛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公安局萧局长!”

  “知道,法庭上见过。”杨洛腼腆一笑,施了一礼。萧远山点着头。眼中是父亲般的慈祥笑意。随后,杨洛去准备早餐,肖石和萧远山进房。

  肖石递过一只烟,萧远山看了他一眼,接过道:“这姑娘不错,月如没意见吗?”肖石伸手为萧远山点火,“没有,两个人挺和谐地。”

  “呵呵!”萧远山抽了一口烟,笑笑道。“你这小子,艳福还不浅!”肖石也笑了。“局长,你找我什么事儿?”

  萧远山正了正颜色,道:“没什么,你让我帮你找肖庭轩,我查了一下当年的出境记录,他飞的是加拿大温哥华,但这么多年了,他是不是还在,就不得而知了。我只能帮你这么多。”

  “谢谢局长,我也就是随便一说,并不想找。”肖石答。萧远山一怔,不解地问:“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?”

  肖石抽着烟,淡淡答道:“他们把我送到孤儿院,又多年没来寻我。自然有不得以地苦衷,既然这样。我又何必要找?再说,您不也告诉我好好照顾家人,别再冒险吗!”

  “嗯,对!对!有道理。”萧远山连连点头,随即把烟掐灭,“那就这样,有事给我打电话,案子刚破,工作还很多,我先走了!”

  肖石忙站起身,道:“局长,吃了饭再走吧,小洛正在做,估计快好了!”他的的表情很真挚,绝不是客气。萧远山笑道:“也好,我们很久没一起吃饭了。”

  肖石笑了,没说话。

  早餐很简单,馒头、粥,还有两个普通的菜。萧远山吃得很开心,很慢,也很饱。或许真如他自己所说,已经太久没和肖石一起吃饭了。

  ……

  秦剑锋回到刑警队时,已是早上七点多钟。

  这一案抓了数十人,各类证物证据堆积如山,审讯、组织材料,全队有得干了。不过这一次,秦大队长显得很不上心,他找来副队长李拴,直接放权,把工作都安排了下去。

  随后,秦剑锋来到常妹办公室,她虽然没出现场,但也加班了。

  “队长好!”常妹站起身。见屋里没有别人,秦剑锋把门关紧,问道:“常妹,前段时间肖石不是来找你查过资料吗,查的什么资料,找来给我!”

  “这……”有关肖石的身世,小女人犹豫了。秦剑锋严肃道:“常妹,我提醒你,这件事关系重大,我现在是以队长的身份在命令你,作为一名警察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!”

  “是,队长。”常妹转身进去了。小女人并不是在意警察的职业纪律和意义,只是相信秦剑锋不会对爱人不利。

  看着这只泛黄的档案袋和照片上酷似周海敏地女人,秦剑锋面色凝重。小女人仍站在一旁,他问道:“肖石怎么跟你说的?”

  “嗯……他说这是他妈。”小女人很实在。

  “他妈?!”秦剑锋又看了一眼履历栏,双眉越皱越紧,呼地站起身道:“常妹,你给我听着,这东西事关重大,我拿走了,以后不管谁再来找,哪怕……哪怕是天王老子,你也说不知道,明白吗?”

  “我明白!”常妹吓了一跳,脸都白了。秦剑锋转身要走,小女人忽然扯住他衣袖:“队……队长,你能不能告诉我,它为什么重大?肖石……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呀?”

  望着小女人关切的目光和略显憔悴的模样,秦剑锋有些难受,不忍地道:“常妹,那臭小子都俩老婆了。你就别想他了,以后队长再给你介绍个好的,我保证!”

  常妹黯然,低着头道:“队长。你想哪去了,我早想开了!”

  秦剑锋没再说话,叹息着离开了。萧远山正从楼梯上来:“老秦哪……哎,你那拿的什么东西?”那档案袋年头实在太久,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乍眼。

  “哦,没什么。”秦剑锋顺手把东西夹在腋下,反问道,“现在就开会?”萧远山愣了一下,道:“开吧。抓紧时间,一会儿我还要到市里汇报!”

  “萧局,你直接去会议室吧,我招集人马,立刻就到。”秦剑锋径直进了办公室。

  萧远山望了望他的背影,似若有所思,又缓缓转头,向另一侧的档案室望去。

  ……

  大宽公司。董事长办公室。肖石坐在沙发上,姐姐坐在弟弟怀里。

  凌月如搂着肖石脖子。瞄着他道:“弟弟,昨天这一见面,我看你们家小洛洛身段越来越正点了,看来你没少下功夫。跟姐姐说说,这小妞滋味怎么样?”

  “嗯,不都那样!”肖石略觉尴尬,笑着道,“凌姐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

  “哎呀,我能不吃醋嘛!”凌月如翻着眼皮。半假半真道,“某人自从有了新欢,已经好几天没理我这个老女人了,孤枕难眠的滋味好难捱哦,看来我真要地位不保了!”

  新婚几天来,确实有些冷落了姐姐。肖石紧搂了一把,不无歉意地道:“凌姐。对不起。不过我跟小洛说好了,过几天我们就搬到你那去,我们一起照顾你。”

  凌月如轻叹一声,撇了撇嘴道:“还是算了吧,我再挺几天。现在你们刚新婚,这小妮子又刚尝到腥,你先跟她过两个月吧,反正孩子还小,我还能照顾自己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想到娇妻妙不可言地构造,需求无度的要求,肖石有些为难。

  凌月如调整了下坐姿,望着他道:“弟弟,我有个想法,你想不想听听?”

  “那就说吧!”

  凌月如看着他,认真道:“现在公司已经洗脱了责任,你又帮了刘市长大忙,市里肯定会补偿公司,业务肯定要大大增加。我管公司已经够了,又怀孕,把公司交给你,你又不喜欢这行,现在总经理位置还空着呢,杨洛怎么说是一家人,不如让她辞职过来算了?”

  肖石皱了皱眉道:“让她过来我倒没意见,可她是学中文的,又不是学经济的,大宽这么大一个摊子,她能撑起来吗?”

  “哎呀你不懂,大学经济狗屁用没有!”凌月如不屑地摆了下手,又道,“这丫头聪明、冷静,做事又有计划,我先带她两个月,只要她能放开性子,她比我都得强!”

  说到这,凌月如狡黠一笑,掐着他地脸颊道:“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,让这丫头有点儿事干,你的时间和精力也好分配些,省得我们两个把你掏空了!”

  “嗯──!”想到杨洛那等需求,这话还真不无道理,肖石点了点头,“那好吧,反正……都是自己家事儿,她也应该出力!”

  “那就说定了,回头你跟她说一声!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肖石应了一声,忽然又道,“对了,小敏要走了,今晚还要我给她送行呢!”凌月如一怔,问道“送行?!怎么送行,不会她今晚就走吧?”

  肖石道:“那倒不是,她说请我吃饭,还说有一件‘利国利民’的事要我帮她搞定!”

  “利国利民?”凌月如凝眉思索,忽然伏在他身上吃吃笑了起来,“这个小敏,这么不要脸的事儿也干得出来!”

  肖石忙扶起姐姐,问道:“你知道是什么事儿?”

  “说你是傻弟弟还真是傻弟弟!”凌月如拍了拍他脸颊,贴在他耳边轻轻道,“傻瓜,她是想跟你做爱!”

  肖石脸一红,讷讷道:“不会吧,这么离谱的事儿她也想的出来?”

  “不信你去了就知道了,我肯定不会说错!”凌月如扬了扬手,满不在乎地道。“不过没关系,姐姐不会在意,你自己看着办好了,反正是利国利民!”

  凌月如说完又笑。

  “我怎么能做那种事儿。”肖石正色道。“其实她和张唐早就互相喜欢了,只不过小敏没发现,张唐又是个只会装酷地傻木头。有情人应该成眷属,我会劝劝她。”

  凌月如做了个鬼脸,道:“但愿如此吧,作为朋友,我也希望她有个好归宿,祝你马道成功,别人仰马翻让人给骑了就成!”

  与姐姐一起吃过午饭。肖石回到事务所,一客不速而至,居然是张唐。“张兄!真是稀客呀!”肖石既意外,又好笑,忙倒茶递烟,两人落坐。

  张唐收起大墨镜,开门见山:“肖兄,我有事要你帮忙。”

  “请讲,张兄不用客气。”

  张唐喝了一口茶。道:“由于职业的关系,我还没有过脱密年限,原则上不允许出国,你和刘市长关系不错,我想请你帮我办一张去英国的护照。”

  这家伙,终于开窍了!

  肖石打量了一下,不解地道:“张兄是大特工出身,神通广大,办一张仿真护照还不容易吗?”张唐笑道:“有你这个朋友帮我办真地,我为什么要用假的?”

  肖石想了想。道:“这个没问题。你能不能帮我办一张假地?”

  张唐微皱了下眉,不答反问:“肖兄,你确信要这么做?”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肖石缓缓点头:“张兄,每个人做事地原则和立场不同,这是我的选择。”

  “OK!一言为定!”张唐戴上大墨镜。起身告辞。

  当晚,肖石如期赴约。周美人束着头发。一身家常装,说不出地成熟妩媚。

  肖石进房,酒菜已齐备,二人落座。周海敏倒了两杯酒,递给他一杯,意态娴静嫣然,还带着一丝羞郝。“肖石,菜都是我自己做地,不知合不合口味,来我们先……”

  “哎!别忙!”肖石举手打断,“小敏,先说说你那个‘利国利民’的事儿,然后再喝!”周海敏美目一瞥,微扭了下身道:“干嘛那么急,先喝酒不行吗?”

  “不行!”肖石寸步不让。周海敏打量了他一眼,紧着眉思索了一下:“那好吧。”

  “嗯──!”周海敏脸色微晕,一只纤手在空中绕了两圈,“你也知道,我这次出去准备好好享受生命的。我年龄不小了,不能再浪费,既然要享受生命,所以免不了,免不了……”

  周美人毕竟未经人事,脸色越来越红,半天没免不了所以然出来。

  “免不了要做那种事,对不对?”肖石替她说了出来。

  “嗯……对!”周海敏顺口一答,一张美面腾地红了,羞羞地和肖石对望。

  一秒,二秒,三秒!“啪!”周海敏豁出去了,猛地一拍桌子。

  肖石吓了一跳,不自觉地闪了下身。周海敏鼓腮盯着他,气昂昂道:“问题英国是什么地方啊!是外国啊!我周海敏好歹是中国人,我这一去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就便宜给哪个英国鬼子了!所以我想,我们都是中国人,肥水不流外人田,不如我先……我先……”

  肖石盯着她眼睛道:“你想先便宜我?”

  “嗯、不能这么说!”周海敏胀红着脸,故做认真地道,“也是为了国家。”言罢盯盯望着他。肖石低头一笑,认真道:“小敏,现在时代不同了,这种事只要合适,哪怕一时合适,能应情应景,你管他哪国鬼子?”

  周海敏羞怯一瞥,向他靠了靠:“我觉得你就挺合适啊!你看,你帮我解脱,还救过我,嗯,还有你是月如老公,我和月如又是好姐妹,便宜你……也算便宜月如嘛!”

  “没听说过!”肖石差点没一头栽到地上去,只有周大律师能说出这种理由。

  肖石摇了摇头,正色道:“小敏,人类有一个很善良地品性,就是当一个人不在自己身边时,往往想的都是好处。如果我们做了这种事情,而你走后却发现另一个人的好,又或者那个人去找你,你怎么面对?”

  “你说张唐,他会去找我?”周海敏冷静了一些,但还是很不屑,“他跟我三年了,如果有这两下子,还轮得到你帮我解脱?”

  肖石叹息道:“人是会觉悟的,你还没走呢,怎么知道?况且三年守候,无欲无求,这世上有几个男人能做到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!”周海敏没说话,冷眼看着他,似有所触动。

  肖石站起身,端起酒杯一撞,一饮而尽,“祝你一路顺风,享受精彩人生!”

  言罢,肖石向外走去。周海敏看了看,惊道:“喂,你还什么都没吃呢就走?”肖石回头,笑笑道:“我回家吃我老婆做的菜去,她也为我守候很久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肖石走到门边穿鞋。周海敏轻叹一声,走到他面前,很不舍。“肖石,如果我走后没发现,他又没来,我们再约会好不好?”

  “不好。”肖石深望着她,语重心长。“人生苦短,难得有情人。小敏,你已经荒废了十年,不能再错过了!”

  肖石转身而去,周海敏抚着犹有余热的脸,低头静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