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海沉沦: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- 第二六七章 俱乐部的重聚4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10-14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接下来玩的有点心不在焉,很久才慢慢恢复,没等我再次打起精神享受,游戏己临近尾声。说不清这是李秋月故意的捉弄,还是我自作自受,遭到报应。

  所有人围在一起闲聊喝酒,为洗去心底那点遗憾,我喝了不少。酒精果然能让人麻醉,看着四周的花枝招展的女人,感觉醉生梦死也不过如此。

  不知喝了多少,也不知聊了多久,恍优惚惚,连妻子在哪儿都分不清。这种昏暗,迷蒙的环境,加上酒精作怪,让人心底的**在不知不觉中蔓延,翻腾。

  气氛变得有点暖昧,男女都嘻嘻哈哈,似乎都感觉对对方身体在发热,喉咙在发乾。不知是不是感觉时间差不多,时机也差不多,叶紫嫣走出来,宣布到踏青时间。

  听到踏青,其余男人似乎有点失望,女人却兴奋,雀跃。我和妻子有点茫然,不知道怎麽回事,叶紫嫣解释说,就是今晚让女人选,男人围成一圈,女人在圈子里面,抓到谁就是谁。

  有点郁闷,这不是搞反过来了吗不过也算了,偶尔也要让着点女人,让她们开心开。男人被招呼围成圈,把女人围在中间。那些女人拿着布条,叽叽喳喳,拉拉扯扯兴奋的不得了。

  还真是插上稻草,任人买卖。宣布开始,女人用布条蒙住眼,男人相互交换位置,女人嬉笑着向男人靠近,似乎有些激动,还没走近就有些女人相互撞在一起。

  这种氛围很奇怪,男女都很紧张,激动,还有希望,期盼。女人有有主动权,选择权,可是看不见。男人能看见,但没有任何权利,只能在心底期时期盼被想要的女人抓住。

  看着跌跌撞撞,打闹成一片的女人靠过来,我的心跳的很陕,想努力看情走来的是谁,可惜光线太暗,加上女人蒙了眼更不好分辨。

  男人移动位置後,连身边站的是谁都不知道,左边的男人很快被一个女人抓住。那个女人惊喜的拉开布条,兴奋的像是生日被丈夫蒙住眼,准备看礼物般。

  没时间理会别人,我很快被一个磕磕碰碰的女人抓住,看她一路走来样子,就知道没什麽运动神经,被蒙住眼後,完全拿不准方向,谴中几次抓到别的女人,惹来一阵惊呼。捏的有点轻柔,不知是不好意思,还是原本就是个温柔的女人。

  我心头跳了下,猜测不会是林心如吧虽然无法尝鲜,有点失望,不过这女人也不错。可女人拉下面罩後,我立刻否定,沐心如很柔弱,而且她的身体我熟悉。当牵住这个女人的手,感觉不同,她的手很软但很温暖,不像林心如那种冰冷。

  抓住我的女人取下布条,她肯定跟我一样好奇,急於想知道我是谁。但我们都失望了,现在的光线根本看不清,估计这是设计游戏的初中,从头到尾都让人如梦似幻,搞不清楚和谁有那些亲密,跟谁有什麽互动。

  唯一剩下,就要靠自己去猜,去判断。反正今晚是她,准确的说是他选中我,我毫不客气的伸手感受她的身体。先是腰,这地方还真不好判断,都是细腰,软软柔柔的。手继续下滑,心头亮起盏灯,有点熟悉,好像在哪儿摸过,但又不是很熟悉,无法确定,只是感觉摸到过。

  没等我仔细思考,在屁股上的手就被拍开。有点郁闷,心底更加好奇,不过能断定,不是认识的女人,但这个臀又很熟悉,总记得在哪儿摸过。也不知对方有没有认出我来,心底有点邪恶。

  叶紫嫣走出来,宣布今晚的party到此结束,女人可以带着抓到的男人,欢度春霄了。所有女人都很兴奋,虽然只是换了说法,和做法,但她们的心里感觉不一样。

  今晚的聚会,从头到尾,别墅内都没亮明光,直达带着今晚的伴儿出门,才认出对方是谁。当我看清身边的女人时,有些惊讶,她的表情也和我一样。看来我试探後没分析错,真是第一次相处,竟然是秦伟的妻子,赵诗雅。

  不知赵诗雅心里怎麽想,我反正很诧异,还有点小喜悦,毕竟是个新鲜女人。看着她浑身散发出的那阵书香气,不知在床上,会是什麽样。

  而且走在一起,闻到她身上那阵像是沐浴**味後,我终於想起。她就是在跳舞时,我第一次摸到那个,臂部有点结实,准备袭胸被她阻挡,最终逃掉的女人。心里更加兴奋,这次是你自己撞上来的,看你还怎麽逃。

  上车前,我看到妻子,她抓到的是秦雪的丈夫,吴鹏。和吴鹏也接触过几次,人还算不错,毕竟如果太不靠谱,也不可能追到秦雪那样的女人,看到我身边的赵诗雅,妻子没有表现出太多,只抿嘴淡笑了一下,便坐进了吴鹏的车内。

  不是为何,那一刻我的心还是有点不舍,但不是只我的错觉,还是认命,妻子似乎对这件事,不在有那麽多抗拒,面对这些陌生男人,也不在有那麽多不适。

  「既然舍不得,干嘛带着她来」赵诗雅顺着我的目光,望着已经开出别墅的车子,突然说。

  被唤回思绪,我收回视线,看了眼赵诗雅问「那你们又怎麽来的?」

  「是我先问的你!」赵诗雅不满道。

  「看来编辑的职位还真适合你。」我打开车门,玩笑似的说。

  「小气的男人。」赵诗雅坐上副驾驶,撇嘴道。

  「这可跟小气无关,如果你那麽好奇,晚上把我侍候舒服了,在告诉你。」我启动车子,笑的很猥琐。

  「流氓!」赵诗雅轻哼。

  「可别乱说,今晚你才是流氓。」我把车开出去,意有所指。

  「口才这麽好,不去当节目主持人真是可惜。」赵诗雅明自过来,想到抓到我的情景,脸色有点微红。

  还会脸红,这女人还真有点意思,看来散发出的那股文艺气息,那点温柔真不是装的。我顺口调笑说:「你也应该加个头衔,记者编辑。」

  「原本就是,只是很少采访而己。」赵诗雅骄僦似的说。

  诧异的看了赵诗雅一眼,还真没想到。突然想起,上次看到邓毅照片时,她好像说,以前采访过邓毅,还帮邓毅写过稿子,当时注意力在邓毅身上,没怎麽上心。她今天不说,都差点把那事儿忘了。